当前位置: 微信红包 > 红包 >
2020 03-24

能否有新的事物诞生

Comments 阅读:

  巨头撒币、红包大战已然成为一种春节新俗,而从商业角度来看,这更是一场互联网公司、用户和品牌商的三方共赢。

  直至今年,春晚已经走过了36个年头,我们一面花式吐槽着每年的节目,一面又很诚实地坐在电视机面前。而2020年尤为值得纪念,因为如果有这么一部春晚“编年史”,那互联网所引领的红包大战将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今年上线的春节红包补贴活动总额则已超过了百亿元。

  这一数字在互联网公司普遍“哭穷”的背景下显得异常亮眼,但对此网民喜闻乐见。

  数年前,我们习惯于在走亲访友时说一句“恭喜发财,红包拿来”,现在最常听到的却是“你扫福了吗?”、“你有百度好运卡吗”、“抢了多少钱红包啊”,尽管到最后可能“折腾半个月,收入2块钱”,但很多人仍津津乐道:

  庞勒在《乌合之众》一书中提及,“私人利益几乎是孤立的个人唯一的行为动机”,而在群体中“我们自觉的个性消失了,形成了一种群体心理”。

  每年春节既是一次团聚,也是一场碰撞,大城市拼搏多年的追梦人、扎根本土的小镇青年以及盼望儿女归家的银发人群,他们的生活方式或价值理念在短暂的相逢中一面相互冲突,一面又相互交融。

  29岁的刘静从已经工作了6年的杭州回到老家,起初她对各大平台发布的红包活动不屑参与,她认为“中国人嘛,就喜欢凑个热闹,即使被消费了,也乐此不彼”。

  然而今年回到家中,和很多人一样,她只能减少外出、尽量避免去往人群密集的地方。

  百无聊赖再加上家中长辈变着花样地给她分享各个红包的玩法,原本想着帮助周围亲戚集卡的刘静,反而在他们的带动下,一头扎进了抢红包大军。

  一边普及着诸如百度红包新玩法,一边旁敲侧击的提醒长辈们带上口罩,成为很多返乡白领的日常。

  不同于红包新手,小镇青年方明早早地就在红包互助群里集齐了支付宝“五福”,而且还利用粘福卡帮助朋友获得敬业福,不过今年他的目标不是支付宝,而是百度。2019年百度高达9亿的红包数额让他收获颇丰,今年玩法更加多样的百度红包也最为吸引方明。

  方明先在百度贴吧上主动晒出了自己的集卡情况,向网友“征集”缺少的卡片,而且还和在帖子下留言的不少网友相约协商组队,赢取“好运中国年”的团圆红包活动。据悉,像这样的换卡帖子短短两天内就已超过200万,更疯狂的是,网友求卡的平台从贴吧、豆瓣扩散至QQ群、闲鱼等各大社交产品。

  在闲鱼上搜索“百度好运卡”,我们可以看到出售百度“享瘦”等稀有卡的比比皆是,甚至还出现了黄牛“炒卡”的现象。

  从2014年至今,春节的红包大战早已从支付领域扩张到整个互联网,而随着参与平台增多,高额的数目、娱乐性增强的形式以及玩法,不仅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网民参与,而且圈层的打破也恰好为互联网产品的传播和渗透提供机遇。

  一方面,在春节这一高度活跃的社交互动场景中,返乡群体成为互联网公司进入下沉市场的天然传播体,他们的产品得以以一种更接地气的形式进入新用户视野;

  另一方面,扎根在三四线城市的互联网新贵也由此找到了影响一二线城市用户的上升渠道,这也是为什么今年众多互联网公司一改低调作风、强势发力2020年红包大战的原因。

  一场意外,让原本就寡淡的年味,更是笼罩了一丝阴影。走亲访友、家庭聚会已经成为拥有防患意识的人谈之色变的活动。

  是否如同17年前的SASR,造就了苦难的同时也让电商崛起一样,我们不能判断这场新战役中,能否有新的事物诞生,但它对于春节的影响已经显露出来。

  央视数据显示,春晚收视率曾在2010年创下历史最高峰的38.26%,此后便一言难尽。2014年冯小刚导演的春晚收视率为30.98%,一年后的羊年春晚再度下滑,收视率第一次跌破30%,仅为29.60%,今年虽有涨幅,却仍不容乐观。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微信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ckpai.com/hongbao/11867.html

上一篇:还是交换更容易集齐 下一篇:通过情迁红包增强版即可体验功能丰富的抢红包
  • [红包]通过情迁红包增强版即可
  • [红包]能否有新的事物诞生
  • [红包]还是交换更容易集齐
  • [红包]西华县址坊镇却有一道更
  • [红包]罗湖注重高效、及时、便
  • [红包]出台20条科技创新扶持政策
  • [红包]让您的手机上网“飞”起
  • 公益广告